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磊

战战战兢兢,即生时不忘地狱;坦坦荡荡,虽逆境亦畅天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汽车行业知名专家、资深汽车行业评论员,知名汽车行业自媒体人,博派汽车自媒体联盟(AutoBot)发起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2018-05-16 14:0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兴事件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它不仅让国内通讯行业震动,同时也让其他全球性行业警醒,作为处于技术劣势,同时发展迅猛的中国汽车行业来说,尤为如此。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 周磊 - 周磊

此前中兴的“休克”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核心光学元件和高新芯片的垄断,而对于汽车行业来说,类似的核心零部件自然要数发动机。而对于单纯依赖外企发动机的自主车企来说,也尤其需要提高警惕。

不过,靠自主生产的发动机就可以安心了吗?当然不是。尽管近些年自主品牌逐渐取得了消费者信赖,销量持续走高,不少自主车企都有资金和能力投身到发动机等核心技术的研发中去,但目前的成绩与优秀外企的发动机仍存在一些差距。

以主打动力的长安蓝鲸发动机来说,2.0TGDI版本的它各项数据都算可圈可点,抛开黑科技本田和主打经济性的大众2.0T来看,蓝鲸2.0T在功率和扭矩上都表现不俗,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合资发动机的水平。但美中不足的是在油耗方面,还有改善空间。而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其他更多的自主品牌还并没有多少发动机能达到长安蓝鲸2.0TGDI的水平。由此可见,在发动机方面自主品牌与合资企业的差距。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 周磊 - 周磊

而从长安蓝鲸发动机来看,其使用的配套零部件也不完全是国内厂家的产品,像博世的ECU、INA的DVVT皆是如此,但正如我们不应该诟病身为通讯公司的中兴不制造芯片一样,我们也不应该指责自主品牌不生产这些配套设施,毕竟那都是发动机制造上游厂商该干的事情。不过,此次中兴的芯片危机让我们意识到,过于依赖外资核心技术是一件危险的事情,那么对于发动机制造而言,又有多少是需要依赖外国高精尖技术与设备的呢?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 周磊 - 周磊

首先从机械加工层面来讲,发动机的诞生会有铸造、加工等流程,它们每一个都直接关系着发动机的品质。铸造是将铸铁、铸铝打造为缸体、缸盖毛坯件的过程。它有两方面的难点,其一是铸造用的沙模需要一定精度,其二是对于原材料的钢材有一定要求,而目前雕琢沙模用的精密机床和高品质浇铸原料大多都依赖进口。加工层面,毛坯件会经过车铣刨磨钻镗等工序,对于高速往复的发动机来说,加工精度的要求十分严苛,所以在精加工、超精加工方面,必须要有出色的机床做支撑,而通常我们自主品牌所用的高精机床都依赖着进口。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 周磊 - 周磊

对于技术层面来说,一些核心技术我们还没有掌握,同时一些找到眉目的技术也需要大量测试、调校,需要大量的时间积累,因此目前许多成熟的技术我们都是用的别人的。同时对于一些发动机配套零部件来说,博世、博格华纳、大陆、电装等公司已经十分出色,甚至还开始了技术垄断,所以大多优秀的自主发动机配套设施都选用了它们的产品。

中兴事件的启发,自主发动机还有多少依赖国外的地方? - 周磊 - 周磊

我们不难看出,在发动机制造上,自主品牌有太多依赖国外的东西,尽管它们之于自主品牌汽车并不会像芯片之于中兴造成的影响那么严重,但如果真有一天它们离开了,自主品牌或多或少也会吃一些亏。

所以在此次中兴事件的影响下,自主车企需要提高警惕,单纯使用外资发动机的车企是这样,自主制造发动机的车企同样如此;同时对于上游的冶钢、机床和供应商来说,更应该早作打算,尽力制造出能达到车企要求的产品,自给自足才能没有后患。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